彩云里、有你的精彩~

鲈鱼诗话

时间: 2019-07-24 分类: 诗歌


  四鳃鲈鱼,是江苏著名特产之一,其主产地是盐城的灌河水域。
 
  实际上四鳃鲈鱼也只有两个鳃,只是每个鳃盖上又多了一条较深的折皱,看起来好像有四个鳃,四鳃鲈鱼因此而得名。这种鱼在国内只有灌河、苏州的松江两地出产。
 
  盐城地处苏北东部沿海地区,其东部为黄海漫长的海岸线。盐城境内河流众多,其中古老的灌河是一条通海的河流。四鳃鲈鱼原产海水之中,但也能在淡水中生长。水产专家们调查后证实,灌河河面开阔,水深流急,水质优良,加以潮汐冲激,海河合水,咸淡交替,饵料丰富,是四鳃鲈鱼繁殖生长的理想环境。
 
  虽然四鳃鲈鱼在灌河、松江两地都有出产,由于传统文化的影响,松江鲈鱼要比灌河鲈鱼名气大得多。但美食家们评价说:松江产的不如灌河产的个头大,灌河四鳃鲈鱼,每条多为3~5斤重,大的可达数十斤;肉质也不如灌河产的鲜美,灌河四鳃鲈鱼肉质洁白肥嫩,经烹调后,肉似蒜瓣,汤汁乳白,浓稠粘唇,清香可口。
 
  在鱼类之中,它的营养价值很高,蛋白质含量达50%,还含有脂、糖、无机盐、钙、铁、碘及维生素等物质,还含有二十多种人体所需的氨基酸。中国人讲究“药食同源”,作为食品的鲈鱼也有药用价值。特别是老年人,经常吃鲈鱼有助于预防和治疗老年痴呆症。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记载:“鲈鱼性甘温,有益筋骨、肠胃之功能。鳃性甘平,有止咳化痰之功效。”《食疗本草》中说:“鲈鱼能安胎、补中,作脍尤佳。”民间验方中亦记载了鲈鱼的药用价值:“用适量的鲈鱼与葱、生姜煎汤服,治小儿消化不良症;将鳃焙黄研末,冲服,或将鳃不洗晒干,煮汤服,治小儿百日咳症;用鱼作脍食,治妇女妊娠水肿、胎动不安。”
 
  四鳃鲈鱼除了味美无比,令美食家流连忘返,还有它独具一格的文化底蕴。人们为四鳃鲈鱼留下了很多神奇的传说、美丽的故事和优美的诗歌。
 
  《三国志演义》第六十八回写到“左慈掷杯戏曹操”。这段有趣的文字,说的是曹操设宴请客的故事。席间,他叹息宴席上缺少“鲈鱼羹”。左慈说:“这不难,我可以从厅前水池里钓出鲈鱼来。”曹操听了说:“我池内原有鲈鱼,不足为奇。”左慈说:“我钓的是江南四鳃鲈鱼,不同他处鲈鱼。”于是抛下鱼钩,随手钓出几条,请大家观看,果见鲈鱼有四鳃,左右称奇。烹熟上席,果真鲜美无比。
 
  隋炀帝下江南,在扬州品尝了松江四鳃鲈鱼后赞美说:“金齑玉脍,东南佳味也。”乾隆皇帝下江南,在松江吃了鲈鱼羹,赞不绝口,令松江知府年年进贡。每年西风一起,京城就派官员到松江来收贡品四鳃鲈鱼。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时,其“钦点”的名菜之一就是松江四鳃鲈鱼,可见它的名贵身价。
 
  最为著名的就是张翰的“鲈莼之思”的故事了。西晋的张翰是个才子,诗书俱佳。他是我们江苏老乡,在洛阳为官。那年秋天,西风乍起,寒凉顿生,他想起家乡松江四鳃鲈鱼正是肥美之时,思乡之情油然而生,因怀念家乡的美食而思乡心切,竟然辞官回乡。这是历史上一个真实的故事,历来被传为佳话美谈。
 
  张翰写江南的菜花也很有名,有“黄花如散金”之句传世。李白很佩服他,写诗称赞说:“张翰黄金句,风流五百年”。不过,张翰留名于世,还是因为莼菜和鲈鱼。关于“莼鲈之思”,他自有诗为证:“秋分起兮佳景时,吴江水兮鲈正肥。三千里兮家未归,恨难得兮仰天悲。”这是他在洛阳思念家乡松江(即“吴江”)时发出的慨叹。把思念故乡的情感,和莼菜鲈鱼联系在一起,确实诗意盎然。莼菜叶大肉厚,形似荷叶,清香宜人,鲜嫩可口。张翰把它与鲈鱼相提并论,可见其当属野蔬中佳品。谁人能不怀念独具风味的“家乡菜”呢?
 
  唐人诗中,化用莼菜鲈鱼的典故的作品也屡见不鲜。崔颢七绝《维扬送友还苏州》:“渚畔鲈鱼舟上钓,羡君归老向东吴。”艳羡之情溢于言表。皮日休《西塞山泊渔家》:“雨来莼菜流船滑,春后鲈鱼坠钓肥。”悬想鱼米之乡的鲈莼之肥美。白居易的《偶吟》:“犹有鲈鱼莼菜兴,来春或拟往江东。”油然而生前往苏州品尝美食的雅兴。元稹《酬友封话旧叙怀十二韵》:“莼菜银丝嫩,鲈鱼雪片肥。”可见诗人馋涎欲滴,食指大动的兴奋之态。
 
  唐人如此,宋人自然不甘落后。且举杨万里《鲈鱼》为例。其诗曰:
 
  两年三度过垂虹,每过垂虹每雪中。
 
  要与鲈鱼偿旧债,不应张翰独秋风。
 
  买来一尾那嫌少,尚有杯羹慰老穷。
 
  衹是蒪丝无觅处,仰天大笑笑天公。
 
  “垂虹”就是松江的“垂虹桥”。诗人每次到松江都是隆冬,不得品尝四鳃鲈鱼,引为憾事。诗人戏称松江鲈鱼欠了他一笔人情“债”,不能让张翰独擅秋天品尝鲈鱼的荣誉,就是冬天也要想办法买一尾来品尝,以“偿旧债”。只是冬天“蒪丝”(“蒪”是“莼”的异体字)无处可寻,诗人只得“仰天大笑笑天公”不作美了!可见诗人真的是对四鳃鲈鱼情有独钟了。
 
  有趣的是,中国的“莼鲈之思”,在唐代还传到了东邻日本。当时的平安朝国君嵯峨天皇,在诗中拟张志和的《渔夫词》,写了如下诗句:“寒江春晓片云晴,两岸花飞夜更明。鲈鱼脍,莼菜羹,餐罢酣歌带月行。”传为中日文化交流史上的佳话。
 
  可见,四鳃鲈鱼带给我们就不但是口福之乐了。当然,我们在享用如此佳肴的时候,更应该感恩天地和自然对我们的恩赐,感谢古人为我们留下的篇篇华章。融入具有诗情画意的灌河两岸风光,面对那或隐或显的自由自在地流动着的四鳃鲈鱼,我真想大声地问它们:喂!还记得那久远年代骚人墨客的诗情大发后为你们写下的优美的诗句么?
 
  可以说,这些对松江鲈鱼的赞美,用在灌河鲈鱼身上,也是当之无愧的。
 
  (林儿作于;2008年7月13日星期日)

  • 相关文章





Copyright ©彩云文章网 XML地图 粤ICP备14100167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