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里、有你的精彩~

三公主,我们向你走来

时间: 2019-03-15 分类: 文章


我有幸在江山文学网的军警文学社结识了三公主。茫茫红尘中的我们,如寰宇里的星辰,怀揣文学之梦想,终在虚拟的网络世界相识,由不得我不相信佛所说的“缘”了。
   起初,我对三公主的了解只停留在“三公主”这三个汉字的联想想象之层面上。我把她想象成真的公主了,因而她在我头脑中的影像,似空中之音,相中之色,水中之月,镜中之象,美艳绝伦,凌虚蹈空,生生个生活在海市蜃楼般美妙世界里的仙女儿。
   我常遐想着心中的美景:滟滟江水,袅袅炊烟,依依杨柳,霏霏雨雪;嶙峋山石,嘶鸣夏蝉,啁啾紫燕,肥胖黄蜂,一如当年李白,“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
   “三公主”这名字也入我遐想。我想公主乃帝王之女,皇宫苑囿,锦衣玉食,显赫着皇家之威严典仪气派风采。不过,“公主”这名在清代改为“格格”,散发出一股子异域风情,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起“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这苍茫而粗犷的意境来。如今的电视上,“格格”们像模特儿走秀似的,你方还未唱罢,我方业已登台,风光无限,美不胜收。“星月格格”“环珠格格”“晴格格”“最后的格格”“格格的女儿”等等等等,真的是不胜枚举,化用一句歌词:格格格格满天飞。
   不过“格格”与“公主”,我还是喜欢公主,也许这有着大汉族主义的情结,而究其实质还是因为公主显得温文尔雅秀外慧中,“含羞半敛眉”,“格格”却是刁蛮任性,粗野愚鲁,大有“扬眉剑出鞘”之劲道。这也许是环境使然,我们常说,环境能改变一个人,恩格斯曾说“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只是清人入关后,这么几百年了,那些个“格格”仍是原来那脾气,似乎没有被“汉化”掉,想来这可能是遗传的缘故吧!可是在电视剧里,这些“格格”还被人爱得死去活来的,看来这大千世界还真的是无奇不有的呢!可当我细细一想,觉得这可能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罢了。
   虽然我喜欢公主,对其仰慕不已,但我想到她位居九重天,而我却是尘埃落定,我们之间便有了天渊之别。有人说,距离产生美。我觉得这话挺对的,难怪三公主在我的眼里是貌美如花,美若天仙,就像有句歌词所唱的:美得无处藏。
   一天,我有个妹妹叫karen杨,我与她在QQ上聊天时,她跟我说,三公主好像得了很严重的病。我大吃一惊,忙问她,你是怎么知道的?不过我在心里对她却是满腹的怨怼,你别是在打胡乱说哦!在我心里如此完美的三公主怎么会有病呢?即便有,也只能如《红楼梦》里那个林妹妹,因为太过于完美而病的。我心底甚至有了像春天的地里冒出的丝丝嫩绿的草茎般的想法,妹妹她会不会是嫉妒三公主哦?因为女人的嫉妒心都是比较强的呢!然而很快我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枉自是哥哥,对自己的妹妹竟然会不了解,真该自个儿打自个儿的耳光呢!我知道妹妹很是关爱三公主的,她知道三公主有病,她心里也是很难受的。
   妹妹回我,她是从三公主写的文章里知道的。
   我听她这么一说,不禁哑然失笑(我与妹妹从没视频聊天过),心里不禁对她说道:我的傻妹妹呢!你真真个傻得可爱哦!那文章里所写的东西你都相信,也太天真和单纯了个。不过我对她说的却是,文章里的东西是不足信的。孟子不是说过“尽信书,则不如无书”么?我这妹妹倒是挺倔强的,她始终坚持自己的看法,只是话说得很娇气,人家就是相信嘛!她所说的相信,是她相信三公主写的文章是真的,不会是假的。后来确证了我妹妹直觉的正确。说真的,在这假大空的网络世界里,能像三公主这样专心写直率真诚纯情文字的人,虽不说凤毛麟角,可也不多的。
   女孩子家家的,就只知道耍娇。我在心里说道。若是在我眼前,定会噘着樱桃般的小嘴,像蛇一样扭动着自己的身子,非得逼我相信她的话不可的呢!
   自从与妹妹谈话后,我心中三公主那完美的形象有了一层阴影的覆盖,似云遮雾绕,朦朦胧胧中感觉到好像那绝美的花朵上染上了些枯萎憔悴,我的心里便洒落如月光下那浓重的黑黑的树影。不过,我在心里抗拒着妹妹对我三公主得了重病这话。
   我先前知道的,只有我们军警文学社里的浅水芦苇,因为病痛的折磨,只能卧在床上。那时我就想,浅水芦苇的日子将怎么过呢?后来,当我在军警文学社的全家福上看到过她的照片,我惊呆了,真想不到浅水芦苇的面容已被病魔摧残得变了形了,我心底的苦痛像袅袅炊烟从我的头顶升起。我无法想象浅水芦苇这二三十年的时光是怎么熬过来的。她得经受多么巨大的苦痛啊!如若她没有昆仑山般坚定的意志,她肯定是熬不过来的。让我更想不到的是,浅水芦苇在克服常人无法想象的巨痛后,还活得那么的自信与乐观!原来她是把与病痛作斗争看作是完美自己的人生。这以后,我从江山网站上得知,还有一位叫美丽愿望树的,也和浅水芦苇一样。我从她们的精神信念情操,看到了我们江山人的本质。难道说三公主也和她们一样,我不敢往下想。
   我只是唏嘘感叹。想到了张海迪,史铁生,想到《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的保尔,更是想到了马克吐温盛赞的“十九世纪出了两个了不起的人物,一个是拿破仑,另一个就是海伦•凯勒”中的那个海伦,我觉得她想到鲁迅先生在《雪》中所咏叹的:“它们是孤独的雪,是死掉的雨,是雨的精魂!”
   后来,我在江山之星上看到了三公主,乍然一看,我觉得三公主似乎是健康的,然待我细视,好像又看出了些端倪来,可我不愿也不忍心往病痛方面去想。
   再以后,那个在江山上窜下跳被大家视为“疯子”的“海天居士”,曾在军警论坛发贴,说他与三公主通了电话,知道了三公主的情况,他不禁深深地为三公主感动,所以,出于良心的发现,他为三公主点评了几篇文章。我们知道,这“海天居士”可是眼睛长在头顶上,有着三国时祢衡的桀骜不驯狂妄自大目中无人的个性,没曾想三公主却能感化他。这时,我不得不相信了三公主跟浅水芦苇和美丽愿望树一样,已被病魔损害了身体了。于是,我急切地想知道三公主是如何与病魔作斗争的。
   最近,我看了三公主的《致柳亚子的一封信》,此时,我在泪光中,依稀的看到了三公主那甚是艰难的背影,我流下了感动的热泪,
   从这篇文章中,我较为全面地得知了三公主的病:“我的病在医学上属于‘幼儿性类风湿’,俗称‘类风湿关节炎’,六岁发病,十二岁加重,症状是关节腔呈游走放射性抽痛。严重时,卧在床上全身关节发炎,就连张口都痛疼难忍。一夜睡两个小时,还需人捶打肩背部,以推动血脉,不然就会感觉疲累,无法入睡。这样的日子,我在床上度过了足足有七年。七年,我有两次想撞墙死,但举步难抬,三次想拿床头放的那把削水果的小刀,但双手无力。”
   真的是人何以堪的了!
   平时,我们只要稍稍有点儿痛,就觉得受不了,想想三公主这病痛,那又将如何呢?而且三公主就这样卧七年。七年,在病痛的折磨下的七年,这将是何等漫长而难耐难熬的时光啊!想起来,任是铁石心肠的人也会落泪的。
   三公主是人不是神,她也因不堪病痛的折磨和难耐的孤寂而想到了自杀。这并非是三公主软弱,相反,我认为正是她刚强的地方。
   我都知道保尔是钢铁战士,可他曾在公园准备自杀。所以说,再坚强的人,他们也不是至始至终都是坚硬如铁如钢的,他们都有脆弱的时候,就像保尔和三公主都想自杀一样。此时,他们的生命都有着无法承载之重的。然而,他们能迥乎于常人的,是他们能战胜脆弱,战胜自我,让自己的生命像除夕的烟花,迸发出绚丽而璀璨的光,为这世界增色添彩。
   三公主凭着自己顽强的毅力不屈不挠的精神,在与病魔作不懈的斗争中站立了起来,不过她却是“两手只能伸到膝,无法洗脚穿袜,拌倒了,就像一根直杆,旁边无人护住,那就如插进枯井,淹不死,但出不来”。三公主每迈出一步,对她来说都是一次考验,必须得忍受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因此,三公主在我的眼里,似巍巍乎的泰山,需仰视才能见。
   三公主的情感生活,如她所说的,还是一张白纸。我记得毛主席曾经把新中国比作一张白纸,说是在上面好画最新最美的画图。那么,三公主情感的这张白纸呢?能画出幸福美满的爱情来吗?我想三公主还是很憧憬的,然而她却把这份憧憬小心翼翼地收藏了起来。也许在她看来,这是一份奢望,是无法实现的。于是,她将自己暗恋过当作是经历过的幸福而美满的爱情生活。她说,“有人说,暗恋也是一种幸福!!”我在看到这里时,是心酸心痛得直掉眼泪。想不到三公主会把这比星光还要微薄的希望视为幸福,这应是多么的不幸哦!然而,在这不幸的生活面前,三公主始终保持着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很令我感动
   对于自己的未来,三公主说她要用残损的手掌(她习惯于用左手中指单打,因为右手关节没左手灵活)勤奋的写作,用自己所挣得的稿费来为自己作手术,使自己能从病魔的魔掌中解脱出来。
   看到这里,我无语凝噎。
   三公主的手术费用,据她所说要一二十万,这可算得上是天文数字了,像我们这些舞文弄墨者,基本上是一介寒儒,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我想,我们是否在力所能及之时,呼吁社会上的爱心人士为三公主解囊,力争早日凑齐三公主手术所需费用,将三公主尽早从病魔的魔掌中解救出来呢?
   三公主是江山人,我们每个江山人都应该积极行动起来,早日圆三公主这美好的梦想!

  • 相关文章





Copyright ©彩云文章网 XML地图 粤ICP备14100167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