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里、有你的精彩~

【散文·家园】榕树母亲,为儿女们骄傲自豪吧

时间: 2019-03-15 分类: 散文


在华夏大地上,横亘于天地间的青色的云是泰山,荫蔽广袤大地的撑天巨伞是榕树。诚如杜甫诗云:“造化钟神秀。”她们集天地之灵气,享日月之精华,是大自然的杰作,美的极致。
   我眺望榕树伟岸的身影,彼此是“相看两不厌”,潜滋暗长出一种魔力或一种神力罩住了我,磁实磁实的。我觉得她是我人生中孜孜以求,永不放弃的梦想,是我理想殿堂中的那顶灿烂辉煌的王冠,是我精神世界里让我永不倒下的支柱。于是,我渴望走近她,与她亲切地息息相通,真切的接受来自她的神奇的力量。
   这儿是“鸟的天堂”。树上有许多美仑美奂的大鸟。他们深深眷恋榕树,无论天涯海角,也会回到其怀抱。
   那鲲鹏,抟扶摇直上九万里,羽翼若垂天之云,背负青天,凌空高蹈。我惊呆了,我生平从未见过如此巨大且飞得如此之高的鸟。我只是从《射雕英雄传》里阅读到作者设想出的那只大雕,然而,这只大雕是远远不能同大鹏相比的。我当时想,这些大鹏,肯定是神鸟,她们到这人世间来,是为世人赐福的,我虔诚地跪到尘埃,对着她们顶礼膜拜。
   那只是出现在人世间神话传说中的凤凰,与“龙”是中国至高无上的神圣的图腾,非梧桐不栖,非练食不食,如今也把榕树当作栖息的圣地,榕树金光闪闪,俨然仙树一般。榕树在我的心中无比地神圣和崇高。
   那许许多多人世间罕见的奇异的鸟儿,鸣声清脆婉转,好似天外来音,闻之让人心旌摇荡,心驰神往,心醉神迷。这是阳春白雪,这是灵智的结晶,这是飘飘仙乐。我在树下聆听这梵音,不觉飘然欲仙,全身心都在深化着升华着,似乎已超凡脱俗。
   我有幸成了榕树上的一片叶子,我欣喜、沉醉、忘我,阳光明媚,风霜雪雨,都会与榕树共度。我能感受到她来自大地深处的力量和源泉,我能感受到她将新鲜的氧气送到千家万户,我能感受到她把清新清爽的美好撒向人间,我深深地折服,为自己能成为一片榕树叶感到无比的幸福。
   如今榕树母亲病倒了,病魔已严重地损害了她的健康。她是那么的憔悴、消瘦,额上沟壑纵横,两鬓已经斑白,她已病入沉疴,举步维艰。我知道,她这是为了儿女,历尽沧桑,饱经风霜,鞠躬尽瘁,积劳成疾的。作为她的儿女,我心痛、悲伤、苦恼,恨不能为榕树母亲分担痛苦。
   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我觉得自己就像那不孝子,在榕树母亲身患重症时,不是守护在她身旁,悉心的照顾她,为她端茶送水,嘘寒问暖,消灾解痛,而是离她而去。儿时的我,不要说得重病,就是伤风感冒,榕树母亲也忧心忡忡,把我抱在怀里,整夜在屋里走来走去,总想减轻我的痛苦。这世间,只有母亲对儿女才会如此巴心巴肺,我们当儿女的,却是无法做到的。难怪孟郊会说:“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我当时还为自己辩解道:我这是出去闯荡世界。我要争取有出息,让榕树母亲感到欣慰。现在想来,我这是多么自私,我真是愧对榕树母亲。
   我加入了许多文学网站,她们都欣然接受了我,我在这些网站中遨游,像乐不思蜀的刘阿斗。我还为自己感到庆幸,认为自己这次出来,拓展了视野,增长了见识,广交了朋友,我甚至对自己说,怎么不早出来呢?
   然而,随着时光的流逝,我感觉到自己像羁旅客,流浪汉,我的心底常会有山呼海啸声涌出,“不闻爷娘唤儿(女)声,但闻黄河流水鸣溅溅,不闻爷娘唤儿(女)声,但闻燕山胡骑鸣啾啾。”我梦见了榕树母亲,她站在村后的山冈上,亲切地呼唤我回去。原来是“儿行千里母担忧”啊!我热泪直流,跪倒在榕树母亲面前,请求母亲的宽恕。没想到,榕树母亲慈祥和蔼地说:“快起来,母亲可从来都没怨怪过你!”我从梦中醒来,发现已泪湿衾枕。我下决心要回到榕树母亲身边,就是她撵我,我也不走。
   回到家乡,我受到了兄弟姐妹的接待,他们告诉我,母亲的身体已被病魔吞噬了,已不能痊愈。我听了,眼泪潸然而出。
   我来到榕树母亲的病榻前,榕树母亲极力想撑起羸病之躯,我把榕树母亲抱在怀里,感觉到榕树母亲已是瘦骨嶙峋,像一张枯叶,我鼻子一酸,头一扭,泪洒床下。我怕榕树母亲瞧见,赶紧用衣袖拭干泪。其实榕树母亲已瞧见了,她用游丝般的声音告诉我,她很快就要走了,她知道自己大限来了,她要儿女们在她离去后,不要伤心,不要难过,要更加好好地活。兄弟姐妹携起手来,共同去打造江山,并且要“我的江山我做主”。必须这样做,才是对母亲最大的孝顺。榕树母亲在说完这些话后,就永远地阖上了她的双眼。我们顿时哭倒在榕树母亲的病榻前。
   伟大的母亲!慈祥的母亲!仁爱的母亲!您在天堂一定过得很幸福吧!因为您的儿女都听从了您的话,他们已经凭自己的双手开创出了美好的江山!
  

  • 相关文章





Copyright ©彩云文章网 XML地图 粤ICP备14100167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