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里、有你的精彩~

初夏的诗歌

时间: 2019-03-15 分类: 诗歌


五月的啦井,青青垂柳拂动旅者的心。玉龙河两岸的民居,在柳阴深处或隐或现。蓝得醉人的天空,白云悠闲散着步,燕子欢叫着飞来飞去。穿过小巷,狗吠声声,不时有柳丝轻拂脸面。房前屋后,花墙扑入眼帘,淡淡幽香在垂柳轻拂里飘溢。
   以桃花盐著称的啦井,在我的印象里,春天最早来临这里。每年的冬天,当35公里外的县城还在雪花飘舞,17公里外的营盘万物还在冬眠未醒的时候,啦井已经是一片春意盎然了。玉龙河两岸的垂柳舒展了衣袖,青青的嫩芽,点点飘舞的绿色,使得风尘仆仆的旅者心神为之一爽。
   一说到滇西的优质盐,兰坪人总会自豪地说,那是咱家乡的啦井盐;一说到兰坪的春天,啦井人就会自豪地说,春天最早来到咱啦井。春天来了吗?冬天,如果你在兰坪这样问,人们就会回答,你去看看啦井的垂柳吧,柳枝早就唱响了春之歌!春天还在吗?盛夏和深秋,如果你在兰坪这样问,人们就会回答你,你去看看啦井的垂柳吧,柳枝还在跳着春之舞。
   垂柳依依的古盐镇,自从2005年国家对盐业产业布局进行战略调整,关闭了啦井盐矿后,昔日繁华不再,悄然地从沸腾的历史舞台上退了下来,沉寂在历史长河中。冷清的现状,让我总想起这个诸龙汇聚的啦井,昔日的玉龙河和春龙河汇聚,滔滔的河水畔,玉春街上熙来攘往,叫卖声、马帮铃铛声不绝于耳,而今双龙已去,西凤岩上栖息的凤凰,是否也哀鸣而去?
   用手拂开挡在眼前的垂柳,我不由想起了白居易的《青门柳》:“青青一树伤心色,曾入几人离恨中。为近都门多送别,长条折尽减春风。”那东、西关桥前、玉龙河畔,折柳相送的泪水,在弯弯的古柳树干上留下皱褶;笔架峰上挂住的白云,是马帮离去时恋人无心刺绣的绣布;回头泉边,千叮万嘱变成了水厥无言的守候。
   求雨时节,啦井人用柳枝扎成翠龙,12个耍龙人意为12个月,有5至7人敲锣打鼓,其余的抬着龙,先到龙王庙祈祷,祷告完毕,从龙王庙一路耍龙下来,经过大街小巷。急坡街、虾蟆坪、平街子、杏花村、前、后街、四方街……家家户户准备了水,一旦耍龙人经过,就把水泼到龙身上。龙走远了,人们还追着泼水,湿漉漉的街道上欢声笑语,耍龙人浑身湿透了,脸上挂着水珠,在如注的泼水中高声念着祝福的话,把锣鼓敲得震天响,耍龙更加起劲了……
   走在盐马古道凹凸不平的路上,我用脚印覆盖马蹄凹槽。站在回音壁前,看着蓝天白云下的啦井,走不出母亲的目光。对着回音壁,我大声呼喊了起来,回声悠远,飞燕和鸣。
   马铃铛声响,零星的马匹驮着柴,从盐马古道上走来,经过垂柳蔽阴的小道,向啦井街上走去。我不由想起了经过急坡街时看到堆在房屋后的柴堆。在真空制盐之前,一百多年来的啦井制盐史离不开木柴,啦井周围的原始森林因此被砍伐殆尽,玉龙河运载木头的壮观场面在历史长河里让人反思。
   看着远去的驮柴马匹,正在浮想翩翩间,一位背着书包的孩子,蹦蹦跳跳地迎面走来,经过古垂柳下时,她放慢了脚步,唯恐惊扰了柳树的午梦。我被孩子的神态吸引,不由摁下了快门。
   放眼四望,山坡一片翠绿。向导指点道“那是杜仲林”“那是五味子林”,还有龙竹林、花椒林、核桃林……啦井街头五味子酒的销售、加工过的杜仲可以防治高血压等,我坚信,今后还会不断有加工过的绿色物品,从这个云南省33个古镇之一的啦井走到世人面前,正如古盐镇曾经为人类作出过特殊的贡献一样,啦井,已经为全新的面貌悄然做准备并悄然起步。
   初夏,垂柳抒写诗歌,不再是折柳伤情。啦井,让人品味!
  
   2007-6-6

  • 相关文章





Copyright ©彩云文章网 XML地图 粤ICP备14100167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