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里、有你的精彩~

【禅房花木】走进陶渊明

时间: 2019-03-15 分类: 文章


走进陶渊明
   陶渊明,名潜,字元亮,是我国东晋时期著名的田园诗人。他的诗文,不属于他个人,不属于他生活的社会,而是属于文学史,是我国文学史上的瑰宝。
   “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从这句诗中我们可窥见俊杰廉悍、踔厉风发的陶渊明早年即有远大的抱负。这与他深受儒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思想熏陶和出生官宦之家有密切的关系。
   自董仲舒向汉武帝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千百年来儒家思想居于正统地位,文人学士无不深受其影响,陶渊明自然也不例外。
   陶渊明的祖父陶侃曾以军功封为大司马,与“闻鸡起舞”的祖逖齐名。他的祖父,外祖父也曾为官,到他这一代,已成为破败的官僚家庭。不过,先祖们的业绩激励着陶渊明,使得他从小便有了建功立业的宏大抱负。
   然而,陶渊明生不逢时,他出生于等级森严的晋朝,“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鲍照曾愤愤不平地说:“郁郁涧底松,离离山上苗。以彼径寸茎,阴此千余条。世胄摄高位,英俊沉下曹……”。可尽管你再鸣不平,也无法改变社会。
   陶渊明出仕以来,只当过江州祭酒,镇军参军,彭泽令等小官。陶渊明深刻地认识到,在这个士族把持朝政,黑暗腐朽的社会,纵然他有济天下之志,有经天纬地之才,却因无从施展而会附诸东流。
   他深陷于苦闷彷徨,抑郁悲愤之中,想到儒家的“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觉得当时污浊混乱的社会,像是个黑色的大染缸,自己若不愿被染黑,唯一的办法是脱离官场,隐居躬耕,独善其身,洁身自好。
   于是在当了三个多月的彭泽令后,陶渊明愤然挂冠离去,“安能为五斗米折腰。”他在《归去来兮辞》和序中写道:“悟以往知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或良辰以孤往,或植杖而耘籽。”可看出陶渊明这次辞官并非是草率鲁莽,而是经过了深思熟虑。
   陶渊明是真隐士。历史上的许多隐士,他们在归隐后,过着优裕舒适恬淡的生活,谢灵运有山庄,王维有辋川别墅,他们饱览湖光山色,田园美景,彼此吟诗唱和,表现出高雅的情趣。一旦朝廷征召,他们跑起来比兔子还要快。“终南捷径”就是典型的事例。
   陶渊明亲自事稼穑躬耕陇亩。“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乘兴理荒废,带月荷锄归。”就是他参加农事的真实写照。
   归隐后的陶渊明,生活困窘不堪,诚如他在《五柳先生传》里真实描绘的“短褐穿结,箪瓢屡空,环堵萧然,不蔽风日”,以至于赊欠酒钱,菊花佐酒。可他“不戚戚于贫贱”,安贫乐道,对东晋政权与刘宋王朝的征召,坚决予以回绝,表现出铮铮铁骨与浩然正气。因为他知道,不论是东晋还是后来的刘宋,并不是要重用他来安邦定国,而是慕其名,想借重他的名气为自己的统治擦脂抹粉,把他当作是花瓶,做做摆设罢了。这与陶渊明的理想相背,他自然是不会答应的。
   陶渊明在躬耕中,和老百姓打成一片,因为他本身就是一名老百姓,他深刻的体会到了劳动人民的疾苦和艰辛。他用自己的诗文倾吐出老百姓的心声,因而他的诗文很是具有现实意义。他曾说“常著文章以自娱”,可见他是通过写文章,进入了人生的化境,这是一种至高的境界,能超越世俗的形而下,生活的艰辛,生命的痛苦。
   陶渊明站在人民的立场,构想了一个理想的社会,这就是他在《桃花源记》中记叙的没有压迫,没有剥削,没有纷扰,民风古朴淳厚,人人各尽所能,老人和孩子都生活得幸福愉快,人与人之间都极其融洽友好的社会。
   这就是“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的陶渊明。

  • 相关文章





Copyright ©彩云文章网 XML地图 粤ICP备14100167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