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里、有你的精彩~

【菊韵☆散文随笔】魔戒

时间: 2019-03-15 分类: 散文


《魔戒》里,谁得到魔戒,谁就可以拥有征服世界的力量,但人性也会被魔戒所控制。魔戒浸淫的力量足以迷失人的本性。
  
   任何民族的传说都有隐喻的作用。在某种程度上,《笑傲江湖》同样也是一部隐喻。当令狐冲站在山脚下,听见震山的“文成武德,一统江湖”时,阳光之下,是东方不败还是任我行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它成了权力的一个符号,而东方不败和任我行都只是一个附庸,一个人性的迷失者。
  
   在传说中,还有一个专门象征人性迷失的地方,我们叫它“挪威森林”。
  
   或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挪威森林,女人也不例外。
  
   在充满男性话语的历史舞台上,有一个女人太有名了。她那“人猪”式的狠毒与历经坎坷的一生,成为父系社会一个令人畏惧的标签。她的名字叫吕雉。
  
   在中国的政治角斗场上,参与男人厮杀游戏的并不多,而她是正式出场的第一个。可是,人们却总是只记得她的狠毒:天下平定,功臣们用不到了,于是她设计用竹签杀死了老公一直下不了手的韩信(刘邦曾与韩信约:“见天不杀,见地不杀,见铁器不杀。”);彭越谋反流放,半路跟她求情,她回去让老公夷了人家三族;在老公死后,把自己一直嫉恨的“狐狸精”戚夫人四肢剁了,挖了眼睛放在厕所里;大肆杀戮刘姓子孙,光赵王就换了三次,灭了三次;培植吕姓势力,让自己的本家兄弟封王……于是,史官们都讨厌她,甚至男人们都讨厌她,当然,也包括许多女人。于是,在民间,在历史,在言传里,她是一个极端狠毒的坏女人。
  
   但是,政治不是道德宣判场,在权力的角逐里是没有好坏标准的。衡量一个政治家唯一的标准,就是《英雄》里两个重重的字眼:天下!
  
   从客观的历史角度来看,作为一名政治家,吕雉还是合格的:大乱之后,拱手而治,休养生息,终成“文景之治”,她做到了;在时机未到国力虚弱之时,有理有节地处理外交冲突,她做到了;安定天下,更为她证言作为统治者的合格。虽然,她的人品那么可怕。
  
   但是,政治无人品。权力的斗争,只有利益,没有品格。在一个充满男性的权力角逐场里,一个女人要想出位,也许只能比男性更狠毒、更决绝、更刚毅。前有吕雉,后有武则天,她们杀人不计代价,也许就是因为她们是女人,而“女人”,就是先天的弱势。
  
   但戚夫人呢?如果说政治斗争,她是必死的牺牲品,但何至于要被做成“人彘”?
  
   原因很简单。因为吕雉是政治家,更是一个女人。
  
   史称戚夫人年轻美貌,气质高华,且与刘邦情投意合,刘邦走哪儿都带着她。相比之下,两军阵前项羽威胁刘邦时,刘邦却笑嘻嘻地说:“好啊,也分我一杯羹。”吕雉当然知道这是策略,但是没有一个女人能容忍如此薄情。当年她以县长小姐之身嫁与刘邦这个整天不着家的无赖丈夫,为他下地种田、照顾老人、生养儿女,为他坐监牢、受惊吓、忍屈辱,受了那么多苦,他却根本不在乎,最后还说“分我一杯羹”!
  
   也许,在感情上,男人看重的是实际,女人却更注重言辞的抚慰。她不介意你每天说一万遍“我爱你”,但是,她不能容忍你开玩笑说“我不爱你”。
  
   那时,吕雉到底在想什么?我们可以有很多猜想或联想。或许刘邦那时已不再把她看做一个女人,而只是把她当作伙伴。所以,她必须也只能学会坚强地忍耐。
  
   历尽劫波,到头来却发现“只闻新人笑,不听旧人哭”,这也罢了。女人命苦,男人三妻四妾,是规定,是风俗,是制度,没办法的事。所以,刘邦娶了一个又一个,吕雉不能说什么;刘邦宠爱戚夫人,吕雉也不能说什么。这是她的命。
  
   可戚夫人错了。她太贪婪,撞破了吕雉的底线。她想做皇后,想让自己的儿子成为皇帝。她不仅要夺走这个男人,而且还要这江山;不仅想拥有现有的一切,而且还要夺走以后的未来。一起打下的江山,那么多兄弟的血汗,那个“妖精”什么都没做,就要把这一切都夺走,这也罢了。更重要的是,戚夫人用了女人最忌讳的手段:哭哭啼啼地吹枕边风。女人之间的斗争,通过让男人做事情,坐下来四平八稳地讲道理,可以;用计谋,也可以。但是撒娇哭闹,却深受鄙视。那是普通小女人的方法,是“狐狸精”的手段,也是吕雉最为嫉恨的方式。它伤了一个女人的自尊,证明了吕雉作为一个女人的失败——根本无法影响自己的男人!
  
   所以,戚夫人下场这么惨,是因为这关乎一个女人的自尊。吕雉积累起所有的怒火,等待发泄和复仇的那一天。那一天,终于来了。
  
   其实,戚夫人一开始就错了。她没有看清刘邦身边的势力分布,天真地夸张了一个男人感情的力量,以为自己可以是妲己。可惜,刘邦不是纣王。与几十年浴血奋战打下来的江山相比,感情对于那个男人来说,仅仅只是附属品而已。刘邦可以不在乎吕后,同样,他也可以不在乎戚夫人!戚夫人的撒娇争宠又怎能让刘邦对几十年生死与共的伙伴(吕雉)痛下杀手?更何况,还有一股决定性的力量:老伙计们不同意。在刘邦的兄弟们眼里,吕后是主公的正牌夫人,与他们同过生死,共过患难,戚夫人算什么?另外,帝王周围已有两大势力范围——吕氏跟旧臣,如果再冒出第三股势力,“蛋糕”不就又少了么?于是,周仓首先跳出来劝谏;然后张良设计,把刘邦自己都请不动的“商山四皓”请来做了太子的师傅。当刘邦看见四个白发飘飘的老家伙站在太子背后时,便知道太子羽翼已丰,大势已去。吕后可动,但兄弟们动不得,天下民心动不得。所以,戚夫人彻底失败了。她本来以为自己面对的是一个失去宠爱的黄脸婆,却没想到黄脸婆背后,站着一帮兄弟和万里江山!
  
   在对待戚夫人的事情上,吕雉将阴狠毒辣的一面演绎得淋漓尽致,那是泄私愤;但她还是按照刘邦的遗愿安排了臣子的顺序(聪明的刘邦已经知道了以后的结果。所以,他必须在他死后,留下两大互相制约的权力集团),这说明治理天下的愿望,吕雉和刘邦还是一致的。
  
   但是,吕雉拥有至高权力之时,也是她迷失的开始。
  
   一个人如果迷失,就很容易心理变态,做出一些让本心都感到不可思议的事情。
  
   她逼死了自己的儿子;又找机会把孝惠帝的兄弟赵王毒死了;并且拿扔在厕所里做“人彘”的戚夫人吓唬儿子,搞得儿子也不好好活了,深为这样一个狠毒的母亲惭愧;这还不够,为了巩固吕氏的势力,她硬是把女儿的女儿嫁给儿子(非常典型的乱伦),好好一个儿子,就是这样被她折磨死的。
  
   人性的迷失确实是很可悲的事情,它可以让一个正常人做很多错事,让一个好人做很多恶事。正是权力让吕雉迷失了本性,她戴上了那枚魔戒,之后,权力成了她唯一角逐的对象。为了权力,她不择手段,已不再是一个母亲,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恶毒妇人。
  
   既是迷失,终究便有清醒回归的一刻。临终,吕雉清醒过来了,她知道,扭曲并不会长久,老家伙们还在,这天下还是刘家的。如果九泉有知,吕后见儿子于地下,会说什么呢?江山功名都烟消云散,爱恨情仇如过眼云烟,最后留下的还是人类最本质、最纯粹的东西。那个东西,叫人性。

  • 相关文章





Copyright ©彩云文章网 XML地图 粤ICP备14100167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