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里、有你的精彩~

【散文】相思山记(众神推荐)

时间: 2019-03-15 分类: 散文


相思山值得留连,想写点东西抒发一下,可惜只去了一次,知道得太少,只是乘着兴,记下一个游人的印象罢了。
   我的感觉游玩相思山,逛的是一个字“思”儿,有相思,也有幽思。
   进了相思山,有光阴流逝侵蚀的遗痕,让人悠然遐想;有后代人凭吊古人的建筑,白云观、芙蓉寺、相师庙……供人摩挲幽思。春秋、秦汉的兴废,缠绵千古的相思,屈子的忧思悲吟,这些老调子也许只是些偏僻山野不足为奇的遗说,不过经过自己的一番体贴,便有所不同了。
   这些寺庙建筑在半山或峰顶,有俯视八极气象,阴雨天看最有味。在阴静朦胧的光景里,酝酿着幽幽的古味。踞坐在山腰的木屋窗子边,这木窗安排得最有心思,让人看到的一点不多,听到的一点不少。呷着茶,这个时候满天的泪涕沧沧浪浪,看着山峦苍然蜿蜒、古寺庙岿然独立,听着风过莽林不绝涛声、雨打枝叶惊鸟长啼,只感到陈子昂《登幽州台歌》“念天地之悠悠,独沧然而涕下”二语的妙了。若有个熟悉相思山古事的人,给你指点,此处是屈原登山哀郢之处,彼处是汉帝刘邦登山访张良地;黄巢带起义军是从那边来的,杨任、李子端带红军又是从这边山头翻过来的。可以想象屈原吟诵:“登相思山兮望故邑,阴云滚滚兮乱我衣。我衣依旧兮山河破碎,故国支离兮空余泪。岂容敌侮兮拥劲旅,旌旗席卷兮逐寇骑。”忧思而又豪放、悲愤而振奋的神情;可以领略张良采笋、蕨,凿石臼煮饭的逍遥飘逸。趁这时候诵几首相思山的旧诗旧赋,印证和领略古人的情思。
   可惜天公不顺我的心意,把雨提前到昨晚下了,只是睹物生情作了一番遐想幽思。
   山野树木还带着宿雨,绿得发亮,地面留着水凹。相思园的门在半山腰,门楼题着“红豆生南国,相思寄深情”。踏在相思园绿茸茸的草上,说不出的道静。成群的白蝴蝶,在微风里围绕相思门上下旋转地飞,缠缠绵绵,来了陌生客,它们也不离散。山民告诉我,这里原是唐代白石公主的住处。得道李法师的女儿,容颜若花,肌肤柔荑,百姓称她为“白石公主”。公主行医采药,足迹遍布周遭百里,与其父的徒弟施万相爱结为连理。小两口恩爱异常,却是离多聚少。公主悬壶济世、行医救人,施万驱邪捉鬼、杀凶除魔、祭天求雨。夫妻行不同方,自然是吃不能同桌,眠不同床共枕,没有倚门悬望却有无绝期的静夜相思,没有偎依相伴却有无限的牵挂。白石公主与施万就在缠绵不绝的思念中度过了一生,演绎了一个另类的相思故事。可以想象那种相见不能相亲,咫尺如天涯的思念,怎不叫人心肝俱碎呢,那些蝴蝶一定是在演绎着白石公主和施万千年不绝的相思。
   拣着路上山,人迹不多,路上有落叶,缠绵出好几层的情谊。鸳鸯湖、月老松、情侣居……一些象征男欢女爱的小木屋,概被括在清凉的竹木林里,引着旅行人坠落一种思情里。在月老谷的小木屋露台上歇口气。木屋被滴绿的竹林抱着,竹影子遮蔽着露台,四周的绿色真像是要扑到人面上来,刚坐下来,凉意便渗到心里。若把这个光景用画来比,只怕是王石谷的丹青了。
   呷一碗绿茶以后,上木屋后面的山去。上坡路走起来易喘,心脏跳起来像一面小鼓,装不得年轻人,在大树下的石上歇歇脚。树的发须拂过脸面,引起了一阵痒意。山坡上的杜鹃花已经在凋谢,惺惜的原因,希望那花瓣都变成鸟儿向我飞来,不要理会那荣枯的规律。太阳里,近山的寺庙古艳照人;山脚绿村,都笼在薄烟里;远处梯田,波光粼粼,偶有白色的大鸟敛翅亭立田埂,好似待嫁的女子,静静地盼望着。有了一种感觉,是我喜欢那种隔世的感觉。
   再走几步,便听到了水的流咽,这便是相思瀑布,瀑布底是水潭。临潭听瀑音,也是在享受自然的造化。水声能剪裁人的心事,是人的知音,但听水的歌韵,需要闲适的心情。刚到潭边,有些漫不经心,她的声音是浑然一片,不知所然;我心静坐下后,她的声音就出现了高高低低的韵律,与我的心事共起落。我产生了天方夜谈式的奢望,把这一潭绿水天光搬运到城里去,当我的生命的热度到达沸点时,便听着绿水的清歌,与潭共品绿茗,滤涤心中的燥火;我的人生沉降谷地时,听听瀑水入潭的激昂高歌,予我一颗进取的心。在繁嚣的城市里,用村野的自然闲适调和生活,补缀人生的失落,也算是一种境界吧。
   宿在潭边的木屋。天暗下来,几个游人,几个零落的影子,歪歪斜斜地挪移下去,水潭一味地荒寒。微暗的天光下,一潭的静绿,一片空蒙,无边无界,海似的。在露台上微醺之后,似睡非睡地斜靠在藤椅上,不知何方来的箫声,叫人忘了物我。
   远近几声狗吠,告诉我还在人世间。抬头的时候,看到对面木屋的露台一名女子,隔着一倾水,像坐在小船上,斜斜地视来,颇有远情,有点“道阻且长”的况味。脸面看不清,迎着小风,衣褶柔活飘荡,又有“挥袖凌虚翔”的意思。这会只记起了王湘绮的半联:“莫轻他北地胭脂,看艇子初来,江南儿女无颜色。”这样的巧遇实在难得,不得不多置了些丽辞美句。天完全黑下来,她的影子看不到了。靠着椅背仰面躺着观天象等月亮,月亮老不出来,不知圆与缺。心里有点愁怅,但也释然,在空夜做个寂寥的人,醉时露宿林间,迷路时风月相伴,既“邪乎”也“仙乎”。
   不远处有脚步声,踌躇着犹豫着,凝神听着,是对面的她吗?天还在暗着,连天漫地一片黑。我壮大胆子,呼喊了一声:“是你吗?”
   彼岸露台亮灯了,别的东西都隐在灯光外,一点光辉只浸着她的影子。她摇摇手,便是回答,如对心犀相通的老友。水面冒起薄烟,隔水相望的两个或行或坐或聚或离的人影调和在非水非月非雾的情调里。
   月老躲在云上,只是不知他如何记载这一段宿缘。

  • 相关文章





Copyright ©彩云文章网 XML地图 粤ICP备14100167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