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里、有你的精彩~

我爱你,一辈子。时间没什么了不起

时间: 2019-12-20 分类: 文章


  我的爱,从来都是过度的,是偏执的,是山河全醉的,是一心赴死的。
  我爱你,我就兵临你的城下,一步一步杀进你的城池,烧它个片甲不留。—— —— 题记
  【一】
  情到浓时,拼什么?拼的就是一个“贱”字!
  若不能放下矜持,不要脸地,分秒必争地卑贱到尘埃中,不爱到青丝铺雪,不爱到崩溃窒息,算什么深爱?
  我爱你,便要与你同生共死。你生,我生。你死,我死。
  人间没有你了,我还活着干什么?多活一天我都不要。
  我的爱,从来都是过度的,是偏执的,是山河全醉的,是一心赴死的。
  我爱你,我就兵临你的城下,一步一步杀进你的城池,烧它个片甲不留。
  再架把刀在你的脖子上,逼问你,你到底爱不爱我?你给我说清楚了,你是爱?还是不爱?
  我就兵戎相见了。我就死活跟定你了。我就爱疯了。我烂命一条,回生的机会我也不要了。
  我没有喝酒也没有抽风,就爱你了,你说怎么办吧?
  犯贱是爱情的最高境界啊!我就为你贱人无敌让所有人都傻眼。
  我任由你蚕食自尊,我赴汤蹈火万死不辞,前面就是万丈深渊,我也停不下来了,我也跳了。
  宇宙毁灭了,山崩地裂了,沧了海,桑了田,我的花落了,你的发白了,我的爱也在。
  我就是死,也要与你一起被爱毒死……
  不惊魂,死不休。
  【二】
  嘻嘻……嘻嘻……琅琅人生,若是哪个男子,与我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被我用爱围了他的城。
  那将是一件多么骇人的事情!那他得倒了多少辈子的霉啊!他还有退路吗?他还有生还的可能吗?
  还好,还好。我把这要人命的,病入膏肓的,邪恶的爱,都给了我生命中唯一的男人。
  再也没有多余的爱,铺排在这爱情着也堕落着的网络里。
  【三】
  边缘情感,无论多么刻骨铭心,哪怕那种即将冲出心脏迸发而出的爱多么燃情浓烈。
  它都是这样脆薄的一张纸,放在眼前,无须用力便能将它生生撕裂。
  多么虚无的追逐游戏!这种与结局无关的激情,始终带有危险的美感,总是难逃最后相互的遗弃。
  隔岸观火啊隔岸观火!谁给得了谁泅渡?人各有命,天自渡之!
  我这样一个带着一身灾难气息爱了恨了便不知深浅的女子,如何玩得起?如何爱得起?
  如何忍下心去伤害网络里亲爱的你们啊?我怎么忍心?我不忍心!
  于是,我听着歌插着兜摇头晃脑地路过网络里各有千秋的靠近。
  从一开始的拒绝暧昧,拒绝跟我提网恋,拒绝被任何人发展为网络里见鬼的牵挂,一直到,拒绝网聊。
  是这样的自知之明。是这样的容易对感情深陷。所以闪躲。
  是这样的菩萨心肠。是这样的慈悲为怀。替他人着想。
  这是一种何等的克制,何等的颠覆,何等的豁出去啊!
  嘻嘻……嘻嘻……怎么没人上来扇我两巴掌……
  【四】
  就是这样不想被迫近被越界却还是被迫近被越界。
  就是这样不想伤害谁却还是不经意就说了恶毒的话,做了匪夷所思的事,伤了别人也伤了自己。
  就是这样且行且珍惜地漂泊在这若水浮生,却终是与我最不想别过的朋友走在再也不能重合的世界。
  而这些个无比败兴的选择竟然是我千挑万选后的结局。
  我还要用我七零八落的骄傲死撑着卑微的尖锐,把颓败演绎得如同陌上花开。
  坚强神马的都是屁话。谁也别跟我说要学会原谅学会大度,这个世界上,比我卑微的人并不多!
  【五】
  陌上花开了,陌上花谢了。谁忘了谁?谁记得谁?
  那些在时间赠阅的沧桑里,陪我观春花秋月,阅光阴沧海的人。
  你们都在哪里啊?两年前走散的姐姐,半年前别过的哥哥。
  我将如何忘记你们?
  忘记彼时拼了命的生怕不惊艳生怕不惊心?
  忘记这谎言似的网海里浩荡而琐碎的相遇?
  忘记这真心与真心的爱恨痴缠?
  忘记遥遥吸引?忘记满城风动?忘记山河万千?忘记千回百转终是无言?
  当我“咔嚓——咔嚓”把旧时光一点一点剪碎,我不愿承认也得承认,脆弱的何止是光阴?
  什么都会老!所有所有,有生命的,没生命的,就算不死,也会旧啊!
  我水玲珑多个什么!
  这句话打下来,冰冻三尺。我感到刹那心酸。
  两年了,岁月对情感的盘剥令我有如经历了一个洪荒时代的终结。
  不甘心吗?心疼到万箭穿心了吗?我活该啊!我自找的啊!自作孽啊!遭雷劈啊!
  而时光,一旦典当,则永不能赎。我的等待和坚守不过就一场无声的溃烂。
  即使我有万年的不舍,也得让自己的心一点一点地熄灭下去,冰冻成冷艳的尘烟。
  那些对危险和自由纵身扑入的决绝是错误的,是投机的,我必须要收回来。
  我必须收拾自尊。远离所有支离破碎的结局。把那些让我心力交瘁的人,渐渐渐渐,移至不再重要的位置。






Copyright ©彩云文章网 XML地图 粤ICP备14100167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