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里、有你的精彩~

爱他,就带他去你心中的那片乡野

时间: 2019-12-20 分类: 文章


  凭水而立,忽有斯人可想。
  我开着我的R730,穿过喧嚣,穿过人海,穿过两百多公里,来到这。
  这是我的领地,这片曾经润泽着我的童年,我离开它,但又让我恋恋不忘的领地——我的乡野。
  这的青山、溪流、木桥、芦苇荡,它们能将我引渡到一个内心葱茏的静水深处。
  第一次,我第一次穿着高跟鞋来到这片乡野。
  我是故意的。
  当它格格不入地走在乡野里,走出拘囿别扭的步子时,我知道八公分的高度离本色已是太远。毫不犹豫地脱下它,赤着脚,让皮肤直接触到这片土地,走出自由畅快的步子,我,才真正属于这里。
  沿山道迤逦而行,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风景,就那样走走。
  这里的阳光特别质朴,一条溪流在缓缓流淌,清新,自由。溪边有一只白鸟守候,它悄无声息地撕下历书,挂在芦苇草上,历书上写着秀气的两个小楷字——清秋。
  临水而歌的芦苇,是有思想的女子,必需是女子,她们身着绿裙,这一片深深的绿,为这一季不动声色地酝酿着秋韵,等着有独到见解的人遇见。
  风吹过泛黄的稻田,吹过百年的老香樟,看夕阳在水中沉落,映出幽深含蓄的光,阒然无声。
  凭水而立,忽有斯人可想。
  这一刻,光阴变慢,慢到有一瞬间的停止。一双深情的眸,穿过薄凉的秋风,被水里的夕阳无声染红。
  老屋。一座老旧的黑瓦木屋空置在田野的一隅,已毫无烟火气息,是那么孤单,却又无比亲切,就像八旬老人嘴里的最后一颗牙,当老人的生命终止,这颗牙也会跟随着他埋入泥土。
  那老屋呢?失去烟火,最终是否也会被埋没在时光里?
  对这样的老屋我总是心存喜欢。想带上我爱的人在老屋里过夜,在雕着花鸟的古老的床上铺上蓬松的稻草垫子,摆上两个绿茶为芯的枕头,我点上两支红烛,为他沏一壶醇厚中又不失凛然的大红袍。
  当我叫一声“官人”的时候,他已占领了我的乡野。山风轻轻地将木窗打开,吹灭红烛,让清亮的月光照亮床前,由他带着我一起穿秋山,越秋水。
  总是爱这样安于一隅的老屋,如同爱一个男人丰富的内心。小时候每次画房子时,我都会画这样的老屋,在烟囱上画几笔袅袅炊烟,生机勃勃。如今,我远远地站在溪的这头感受着它的岁月沧桑,如同感受着男人身上一个个历经时光依然不褪的老疤痕,满眼心疼。
  在这样的情境中,所有的心事都变得朴实透明。
  爱一个人,就要带他去你心中的那片乡野,让他像个王一样霸占你的领地。听他对我下命令:脱下你的高跟鞋——让我背着你过桥!
  我的乡野,不,我们的乡野,接下来,一场接一场的秋风会白了芦苇们的头,它会更加朴素丰富。
  老屋,一定还会安在。
  后记:老樟树下的男孩专注地在拍桥上的风景,他没想到他也成了我视网膜里的风景。因为太美好,就忍不住举起相机,仅仅用几秒时间,定格下这个画面。谢谢他。






Copyright ©彩云文章网 XML地图 粤ICP备14100167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