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里、有你的精彩~

天知道我有多爱你

时间: 2019-12-20 分类: 文章


  我的记忆已被时光篡改。许多过往已经逾出我的记忆。一切皆因时间的久远和发生的唐突而显得不再真实。或许,所有的所有,不过都是我的幻觉。生命是一场幻觉。—— —— 题记
  【一】
  那夜寒。风声呼呼地穿越。
  星辰这般悲郁。苍穹是叫我心碎的湛蓝。荒凉的月光,铺满无望而伤怀的夜。
  我们是如何起了争执,谁先说了伤人的话,我已经不复记忆。
  我只记得自己一直在强硬和对峙中与他抗衡。
  然后,强词夺理与他暴吵。我脱口而出的那些话,字字捶心,刀刀溅血。
  还用脚不停地踢他的腿。
  我穿着单薄的家居服,抓过我的包,拼着命地往外跑。他光脚追出来。我用力把他推开。
  他说,你去哪里?一边将我死命地拖进房间。我又推他。再跑出来。
  我的蛮横让他失去了耐心。他在失控和崩溃中,放我夺路而走。
  整幢大楼里只听见我急促的足音。我像一只逃生的动物,慌不择路,一头栽进荒寒的夜里。
  我用双手胡乱地抹着眼泪。我的脸因为泪水横流变得有些刺痛。我在空荡荡的大街上,一路狂奔。
  我一边跑一边费力地喘着粗气。一阵紧似一阵止也止不住的咳嗽。几度哭到快要窒息。
  【二】
  那不过是俗世间寻常得不能再寻常的夜晚。
  有人欢笑有人落泪。有人一枕安眠有人死得惨绝人寰。
  彼夜森森华丽,车来人往川流不息,街头巷尾一片灯红酒绿。日子最是俗常。
  为何天地之间还有这样多的盎然生机,甜蜜如伤?我分明看见这浮尘无望的人间,处处皆是生的气息。
  而我在黑夜的包容和谴责中盲目奔走,悲漠地承受着岁月给我的全部馈赠。
  【三】
  我以为,就算我一咬牙一跺脚一狠心离开了所有的人,我也不会离开他。
  这个从认识我的那天起就看清了我所有的草木枯荣,磕磕绊绊纵容我怜惜我那么多年那么不容易的男人。
  这个令我爱他爱到心已残爱成疾,已经不可能再爱上任何人的男人。
  这个安稳而妥帖宠着我惯着我,无论我是孤独地奔走在空无一人的夜里,还是烂醉在都市的狂风暴雨中。
  都会义无反顾穿越茫茫人海,牵起我的手,免我惊扰的男人。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他。
  我亲爱的我。我的傻。我的任性和不可理喻。我信。我爱。我坚守。
  可是,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枝可依。
  那晚,我去过沈阳北站。我想买一张随便去哪里的车票,只要能离开沈阳。我要离开沈阳。
  候车大厅里空气浑浊。惶惑的灯光刺痛我的眼。我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来。
  一些衣衫褴褛的人在椅子上彻夜昏睡。地上都是垃圾。
  【四】
  我觉得胃里空得发慌,忽觉潦倒和破碎。
  我用手抵着胃痛。在座位上蜷缩着躺下来。闭上眼睛。仿若已经忘了前世今生。
  是否,我已经到了无人知晓的角落里,颠沛流离,再无归属?
  所有幸福如细细流水涓涓而来的记忆就像一个虚无谎言。亦如前世一般遥远不可及。
  那晚忽然就飘起了雨。疾风从敞开的大门灌进来,其声如泣。
  暗夜。落雨。无眠。流浪的冲动。目光与灯光一样无情。还有一张张陌生的脸。
  我的眼泪,簌簌地就落了。
  【五】
  我终于没有踏上远行的列车。一个小时以后,入住在北站附近的一家酒店。
  这是一家以粤菜闻名的酒家。那里的菜系清淡爽口,菜式干净,注重营养滋补,汤更是种类繁多。
  我虽然饥肠辘辘,却没有一点食欲。象征性地吃了一点点之后,我的胃痛渐渐开始缓解。
  然后,回到房间。在网上,隔着一段虚无的距离,在好友名单里搜寻可以听我倾诉命苦的聊友。
  没有。一个也没有。我一直以为自己在网聊方面彰显出过人的天赋。
  我每天24小时上线,十指如飞,把我108个好友聊得纷纷隐了身。
  曾经也想玩玩暧昧炫炫蓝颜,一篇《一不小心。就喜欢了你那么久。》一经推出。
  我文字中的主人公,此后经年,就再也没有上过线。
  午夜的时候,我又折腾到酒店的舞厅打发时间。
  黑暗的舞池。喧哗的吧台。震天动地的电子音乐。深情暧昧的各色男女。
  某阔少砸下数以万计的钞票为台柱舞女买下上百的花篮,摆满了整个夜场。
  还有妆容夸张游走在不同卡座之间的风尘女子。
  所有,所有,都让那里的每一个角落漂浮着俗世的尘埃和荒凉破碎的情欲气息。
  烟草的味道。虚假的繁荣。一张张忽明忽暗寻欢作乐的脸。充满贪婪。浑浊闷热的空气让我不能呼吸。






Copyright ©彩云文章网 XML地图 粤ICP备14100167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