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里、有你的精彩~

烟雨倾城,我的爱人你在哪儿啊

时间: 2019-12-20 分类: 文章


  旖旎之爱,谁不向往?人生变数,谁可把握?欢聚别离,欢笑哭泣,仅仅就一个烟雨的春日,也有百转千回的情感。
  三月,正黄昏,窗外烟雨倾城,友们坐在茶馆里都不说话,只顾一杯杯地喝着茶,似乎都有心事,一位姓张的兄长则默默地在一旁认真地写着字。我在茶香缭绕间坐着,思绪却漫步在了窗外的朦胧烟雨里。
  这雨,真是柔到了骨子里,无声地飘着,滋润着整座城。在这样的雨中,一人漫步,美得凄迷;两人漫步,美得缠绵。这雨在土话里叫“雨毛吹”,好一个“吹”字,雨丝酥酥柔柔的,雨中的情人微微张开嘴,只要轻轻地吹一吹,便能吹出一城的烟雨深情,吹出一场浩荡的缠绵。
  这时,张兄拿着他写好的小楷字给我们看,字体柔中带刚,写的是一首诗,叫《祝福》。张兄曾经是一个部队的军官,他说这首诗是他参加自卫反击战时,一位被炸弹夺去双腿的战士写给他女朋友的离别诗,当时这诗在军中的反响非常大,每次只要战士们一读到此诗,总会热泪盈眶。
  张兄说,在这个春日,他想为我们读一读这首诗。这位平日沉默少语的兄长说要读诗,是在座的人都意想不到的。
  “怨我吗?当我把一瓢冷水泼进你燃烧的肺腑。恨我吗?当我婉言谢绝了你邮来的爱慕……”
  兄长的声音铿锵却不失深情,仅听前面的两句,我便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战争虽使我失去健全的双腿,可我还能自立于两根拐杖……对了,我还能画画儿、弹琴、写诗……我请你忘记,忘记一个曾经深爱过你的青年,就像忘记一滴蒸发的清露……
  诗中,年青的战士表达出一种苍凉慷慨、悲而不失其壮、残而不颓丧消沉的意念。
  一场爱情在一场战争中埋葬。失去双腿的年青战士不想拖累自己深爱的姑娘,生死相许对他来说已是一种奢望。忘了吧,忘了吧,因为深爱,所以放手。爱情不一定都要有一个完满的结局,与其相濡以沫,不如豁达放手,给予祝福。
  爱情与理智永远是敌人,理智往往总是输家。年青的战士选择了理智,身心的巨痛,独自承担。年青的战士说,他会好好地活下去,他可以画画、写诗,甚至可以挎着背包、坐着轮椅在街头卖报……
  那一双顶天立地的腿和他深爱的姑娘从此只存活于战士的心中。
  这似乎是很遥远的故事,而在这个暮晚,听一个经历过战火销烟的兄长在身边读完这首诗,大家同时陷入沉默,为战士,为这三月在远方发生的一些惨痛的事件,沉默或许是这个时候最好的表达,它竟有一种仪式感,像窗外的烟雨浩荡无声,丝丝泌人心田。
  沉默间,一个男人轻轻唱起歌,“在雨中,我送过你;在夜里,我吻过你;在春天,我拥有你;在冬天,我离开你。”
  歌唱到这里,停了,停得恰好。
  歌,很老,很动情,我们都会唱,余下的那一段在心里一起唱。
  有人的双眸蒙上了烟雨。这倾城的烟雨!
  旖旎之爱,谁不向往?人生变数,谁可把握?欢聚别离,欢笑哭泣,仅仅一个烟雨的春日,也有百转千回的情感。爱是什么?幸福是什么?这些人生课题,每个人的答案或许都不一样。
  珍惜当下吧,它无关权倾朝野、荣华富贵,而是有着健康的肢体,可以与自己心爱的人牵手漫步在这样的暮晚烟雨中,一个眼神,即感受到这千丝万缕的缠绵,心便颤动,便感觉很幸福。
  忽然有点坐不住了,起身,道别,趁着窗外的暮晚中还留有最后的一抹天青色,我要到烟雨中去走一走。
  推门而出,真是的烟雨倾城啊! 有一对对情侣在向晚的暮色里走过,他们有合撑一把伞的、有未撑伞的,都迤逦相偎着。喜欢未撑伞的相偎,两颗心一起润含春雨,潇然淡远,现世看起来是那么安稳静美。
  我带了伞,但我一定是不撑伞的,任雨毛吹倾情裹住我,走过葳蕤的香樟树,不由地问:烟雨倾城,我的爱人你在哪儿啊?






Copyright ©彩云文章网 XML地图 粤ICP备14100167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