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里、有你的精彩~

回家的路

时间: 2019-12-20 分类: 文章


  虽然每次回娘家,香都会受尽嫂子的白眼,可还得回,因为娘家有她的老父亲。
  哥嫂结婚时,香才十五岁,对家庭琐事还不懂,只记得新嫂子荣支她干这干那。慢慢长大后,父母亲常念叨嫂子没家教,从不尽一点媳妇的孝道。这时香已经结婚了,就劝老人,别跟她一样,已经成了一家人了,迁就着过吧。老人也常说,农村娶个媳妇不容易。可荣太过份了,但父母是老实人,对荣的行为敢怒不敢言,久而久之,养成了荣独居鳌头,居高临下的气势。
  香还有一个姐姐叫草,每次姐俩回娘家,荣都会腆脸带笑,赖在父母家蹭吃蹭喝,姐俩走后她就把香和草买给老人的东西,顺理成章地拿回自己的家,一个典型的小家妇女形象。
  女儿走回娘家,父母生回气,因为荣平常从来不进老人的院子,更不会叫声爹娘,只有香和草来的时候,荣一直陪到天黑,为的是把东西拿回家,拿不回去的也要吃掉。
  时光如梭,母亲积劳成疾,六十多岁已经老态龙钟,病重期间,多亏香和草看病抓药,跑前跑后,在尽人间之孝道,而荣则像个旁观者,还在和别人说着做女儿的种种不孝,她如何如何孝敬。
  在荣良知还没有发现的时候,母亲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留下父亲一个人,母亲走了,好像掏空了俩个女儿的心,香和草伤心欲绝,但还有老父亲,娘家还要走下去,香和草望着年迈的父亲,心里流泪,您以后可怎么过呀!老人比较明智说:“我不和你哥过,我自己过。你俩常回家看看就行了。”姐俩很无奈,总不能把父亲带走吧?在农村有儿子住闺女家是绝对不行的,好在父亲身体硬朗,照顾自己没有问题,也就依了父亲。
  草离娘家比较近,常早起去看父亲,基本和荣打不上什么照面,这样父亲也少生气,眼不见心不烦。
  母亲走后,走娘家成了香最头疼的事,因为改革开放,香和丈夫出外发展,离家比较远,父亲就一间小屋,香来了就必须住在荣的家里,不回来,挂念父亲,回来吧,不愿面对荣那张嘴脸,可也实在没有别的好办法,香每次回来,只得硬着头皮在荣家住上三五天。
  “吆,妹子,你看真不好意思,你来了正赶上面刚吃完,米也没了,油也该买了----”香还没住上一天,荣就开始了她的小算盘。香心里叹息,又不敢有怨言,也不能和父亲讲。香郁闷想不开,香是一个比较大方的人,平时在荣和她的孩子身上,也没少花钱,可荣怎么就不知足呢?更让香生气的是,荣只要能对父亲好,给她花多少钱都不会心疼,可荣对父亲不闻不问,这让香太伤心了,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恬不知耻的人呢?
  得不偿失。本来香想把侄子带出来闯一闯,有其母必有其子,想想荣的所作所为,香不寒而栗,不知会有什么后果,最终放弃了这个念头。
  至于走娘家的事,也只有一忍再忍,为了老父亲,为了亲情,忍一分海阔天空,退一步风平浪静。吃亏是福。






Copyright ©彩云文章网 XML地图 粤ICP备14100167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