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里、有你的精彩~

最初一道光

时间: 2019-12-20 分类: 散文


  1

  几坐山几条溪叮叮咚咚唱响了一个坞,每当夕阳西下晚霞的余辉总可以把坞染得通红最美。西阳坞由此得名。西阳坞的人是勤劳善良的有着和西阳坞一样的纯天然朴实和美丽,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世世代代都这么宁静祥和的过着。就连小日本侵华时期这里也没有被骚扰过。

  我就出生在这个世外桃源,可谓三生有幸。我的小时候就是在那里度过的。

  2

  小时候,一帮小伙伴天真无邪浪漫年少无知。和我一个岁数的经常一起玩的有阿本冬瓜,天天拿着个竹棒乱打路边的野花野草,有时钓鱼捉虾有时打弹球扇花纸拨猴皮筋有时打架吵架有十偷人家地里的地瓜萝卜之类能生吃又有味的瓜果蔬菜。

  阿本读书很好,在班上成绩总拿第一,老师常把这个奖那个奖的给他,真是羡煞旁人。冬瓜原比我和阿本要大一届,可惜冬瓜在小学一年级的时候语文考试不及格被留了级。

  说到上学,我们小学是在自己村里上的。那时候农村条件差,小学是平房,有三个教室,幼儿园一个,一三年级一个,二四年级一个。五六年级去乡里上。每个教室一个被称为阳光最灿烂职业的蜡烛头。80年代正好赶上计划生育,我们这一代80年代后期生的大多数是独生子,所以一个小村子本来人就不多,上学的孩子也跟着少。凡是上了一年级以后,大家都能看到听到讲台上的蜡烛一会儿在这边亮一会儿又蹦去那边亮。老师是全能的,什么语文数学常识思政美工音乐都一个人教,还两个年级一起教,很是牛X得厉害。

  记得当时教我的小学老师是一个姓王的爷爷,据说还教过我爸爸。我知道后惊讶半天,心想此公定教学经验必相当之丰富。谁知他每天的教书计划是这样安排的:早上7点至8点早读,8点之9点下课休息,9点至11点语文数学交叉错综上课,低年级上课时高年级自习,高年级上课时低年级自习。11点一到放学回家吃午饭,12点返校。12点至1点午间作业时间,内容是抄写语文课本后面的生字生词若干遍。1点至2点休息,2点至3点又语文数学交叉错综上课。3点至4点正常上美术音乐体育课,不正常让我们朗读课文一小时。4点准时放学。此教学方式常年如此四年未变,准确得说应该是在他的40多年教书生涯中犹如磐石从未变动过。

  在这里值得一提的是此公有个非常牛X的爱好打麻将。只要学校附近的那几个雀友们唤一声:王老师麻将了。他就会不顾一切抛下课堂去打麻将。对我们说接下来自习背书做作业。打完麻将若逢运气好赢了回到学校则平安无事,反之运气不好输了钱就找我们出气。在他不在的时候,我们总当是下课,教室里大吵大闹玩纸飞机捉米藏老鹰逮小鸡丢手绢什么都有,在逢他返校进教室的时候看到我们那个谁在乱蹦乱跳,就是他下手的对象出气桶,抡起来一巴掌。实不相瞒我也被抡好几次,对此公恨之入骨。

  有一次王老师叫冬瓜站在讲台上背乘法口诀。冬瓜因为还不熟练,正二二得四,二三得六,二四得不出来想的时候下面有个高年级的同学对他嫣然一笑冬瓜也回之一笑时,一个大巴掌拍得冬瓜脑袋嗡嗡作响,顿时成了木瓜什么都忘了。

  后来冬瓜愤愤的对我说:以后我要当老师,教他孙子,要他孙子以牙还牙,血债血还。

  我惊讶在他变成木瓜后能说出这么有志气的理想,立马树起大拇指说:好,冬瓜你真有志气,我支持你。

  3

  我是比较乖巧听话的,这是好听的说法。说得实在点就是软弱无能。所以孩童的时候我常被小伙伴欺负。阿本和冬瓜我之所以这么称呼是因为他们一个个子魁梧长得想日本鬼子(现在知道当时想法错了,日本人好像个子普遍不如中国人大),一个长得又胖又圆乎乎地和冬瓜似的。我长的比较瘦小,阿本和冬瓜好的时候就叫我一起和他们玩,不好的时候就欺负我。对他们我也就又喜欢又恨的。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一件非常可笑非常难忘的事。一次阿本叫我和冬瓜去他家吃炒玉米。

  我问阿本:玉米哪来的?

  阿本神气地说:我妈炒的,放楼板上呢。特地给我吃的。

  我们这些农村的穷孩子一听到吃马上就欣喜不已小狗似的屁颠屁颠跟着阿本去他家了。可是后来在途中不知道为什么我和阿本居然吵架了。

  阿本说:得,玉米不给你吃了,你回去吧。

  我是个倔强的孩子,就这样被打发回去了。孩子啊总是这样,情绪思想变得比什么都快。后来我听说阿本和冬瓜中毒了,被救护车送去医院抢救了。我还暗自拍手叫好。原来那玉米是阿本他妈炒了用敌敌畏泡过放在楼板上毒耗子用的,没想到小的没毒上毒上两只大的。

  4

  小学的操场上有几棵不知道什么树的树,长得很高大有很多枝丫,那是我们经常攀爬的。旁边还有两棵黄金桃,黄金桃成熟于七八月份。每年到暑假了我们就会悄悄返校看看桃子,大多那桃子也会被我们摘之光光。

  5

  终于长大点了。五年级要去乡里上学路途比较远,我们就骑车去。很多时候我们都是一起你喊我我喊你大家凑齐了人数一起去的,途中还时不时有人展现其超高的骑车技术。同学小乾双放手给我们看,冬瓜技高一筹双放手再把脚放在车把上(去学校的路是下坡路,不用脚踏)结果两人双双又展现更高技术的时候连人带车一起飞蹦起来冲去那希望的田野上。一般我们六点出家门骑车只要十五分钟的路程到校大多要七点才能到达。

  放学回家我们因为懒得不想踏上坡路,往往把脚搭在女同学的车后让她们带,女同学看到有脚过来,一慌张就哐啷倒地。众男生哈哈大笑。再后来技术高超了,胆子大了就去搭人家车尾,幸运的是我们当时念小学的一行十个人都没有一个出过意外。现在想起来还真悬。

  6

  又长大了,念初中了。初中在镇上,是新建的,甚是牛X,建筑宏伟气势磅礴。害得我们第一次去的时候像进了大观园似的差点摸不着北,回家后对人人家得意洋洋的说我们学校五层的教学楼铝合金窗户大理石地板,走在上面像溜冰一样。

  初中把我们原来小学一行10个人分到了各个班大家伤心不已,看到自己班级有40几个人来自不同不曾相识的新同学又兴奋不已。

  再后来就有了我《那一年这一梦》和《同学啊同学①》里面许多快乐难忘的人和事了。这里补充一件事,虽然我一向对老师这种人都充满敌意,但是在初中三年将要结束离中考仅剩一个多月的时候我的自然老师俞老师突然接到学校指令说要不教我们换副校长来教了。原因是俞老师教初三毕业班的教学方法不够成熟又缺乏经验。为了让我们班在中考中更好的发挥考出一个更好的成绩换成资力老练教学经验丰富长期从事毕业班自然辅导的副校长来教我们,全班被接到通知的那天就是俞老师即将要的那天傍晚。俞老师说,现在我要离开大家了,从明天开始,以后的自然课将由副校长董老师来教大家。我教学不如他。董老师是一位非常好的老师,他已经带领好多届毕业班的学生了,成绩都名列本市兄弟学校的同类班级的前茅。希望同学们在我走了以后要跟着董老师好好学。

  话刚说完,俞老师急步跨出教室。透过窗户的玻璃我们看到他捂着脸哭了,没有声音。可笑的是我却愕然发现此时我的脸夹早已湿了。全班亦是一样。

  后来我们都追出,看着俞老师的背影和那天边夕阳的最后一道光消逝在远边的西边。

  7

  之后我们刻苦了一个多月就中考了。中考完,阿本进了市里最好的高中市北一中。我和冬瓜相对差点都进了排名第四的场口中学,并且还在一个班,私下偷偷乐。

  阿本的父母因为儿子考进了市里面最好的高中高兴像是阿本考中状元一样向外四处散播喜讯并嘱其亲朋好友X月X日来喝状元酒。

  西阳坞这个小村子顿时充满了生气,一下子活跃起来。阿本走在路上,认识的人无不对他竖起大拇指,有带孩子的就会对身旁的孩子说:以后要像阿本学校好好念书将来考上市北一中再进清华。不要和冬瓜小白(我)一样好吃懒做有不用功,长得一身肥膘有啥用。

  见到这样的情形,冬瓜就会说:有啥了不起的,不就考进市北一中吗。现在清华北大毕业的找不到工作四处流浪的多着呢,跳楼自杀的都有哦。将来还说不定他能比咱混得好呢。

  离X日越来越近,阿本家就要办状元酒了。我和冬瓜很痛恨他。一方面痛恨自己中考考得不如人意。另一方面痛恨阿本他和他父母傲视鄙人的傻X样。他奶奶的,有什么好得意的。老子将来一定要比你阿本有钱。老子以后要让你像狗一样围着我们转。忽忽……

  我想离开。我曾经有过这样的想法:我想找一个深山老林带者自己心爱的人去隐居。那里要有青山绿水芳草鲜花,我则能在旁边盖个竹屋。没有城市的喧嚣外人的打扰,每天过那种男耕女织日出而做日落而息。早上两个人闻着清新的空气看东方慢慢晓白,傍晚看日落晚霞的最后一道光的余辉。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永远这样的生活下去,直到我们头发都白了牙齿都脱落了,然后我们就可以死了。

  8

  之后高中三年。高中三年让我觉得最可以形容的就是累,累得枯燥乏味。要说留恋的也就只有宿舍生活了。

  宿舍里东西乱七八糟其脏无比,八个人四张床分上下铺,,臭气熏天。没住过校的我多学校宿舍生活想得无限自由美好,以为就像和外面住旅馆一样只要不放火杀人不拆房子什么都可以干的。谁知宿舍规则甚严,这个不准那个不许连睡觉都不利用讲话。宿舍在我看来简直就像一个放尸体的太平间,而宿管老师的责任就是怎么把我们一个个变成行尸走肉。

  在每天起床早饭早度上课中饭午休上课晚饭自习睡觉再起床早饭……的连续循环的三年中,日子过无趣而短暂飞快。

  很快高考,成绩知晓,择校填志愿。我高考考得很差,可以说是名落孙山。早浙江这样一个教育大省好大学辈出,入取分数线极高的地方。做为一个杭州人以我的成绩是很难有好的大学可念的。职业学院技术学校吧又嫌名声不好听(个人意见)。我真的想离开了,于是选择外省的学校。

  这就意味着将在这一年的八月底要离开家乡了,父母没有意见,西阳坞村子里的人依旧显得很高兴就想阿本当初考上市北一中一样喝着状元酒,高兴无比。提到阿本,他虽然没能如村里人的愿考上清华,但他也没有让他们失望,考上了浙江大学城市规划与管理专业。至于冬瓜,他考得也很差。他没有像我一样要去外省,在本省找了一所技校的学习数控专业。

  9

  我喜欢西阳坞西边那个小山头,想起儿时总爱坐在山头看傍晚的夕阳直到落下最后一道光。临走的那天我本来再看一遍夕阳,可是那天下雨。我真的要走了。等不到明天的夕阳了,惟有那曾经的最美。我不知道何时才回来?

  2007-11-1


  • 相关文章





Copyright ©彩云文章网 XML地图 粤ICP备14100167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