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里、有你的精彩~

命运,谁能抵抗

时间: 2019-12-20 分类: 散文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看着随手写在纸上的句子,她迷茫了,自己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还要去思念,那份不属于自己的爱情,早已悄然离去。

  心酸的泪水布满双脸,五年了,还是忘不掉,是一辈子的回忆了吧,往事历历在目,没办法再记忆里抹去,他现在在做什么,过的好不好,始终为他担心,始终只为他一个人。

  即使他再回头,她也不会再等候。

  她一直苦苦等待他的回来,等待那份久违的爱情能有一个结果,可惜就在他回来的前一个月,老天给了她另一种安排。清晨的阳光好刺眼,她的头昏昏沉沉,不知道怎么了,强打着精神上班,很虚弱,同事带她去看医生,化验血的报告出来后,她震惊了,怎么会这样,为什么化验结果如此异常,医生建议她去更好的医院复查,可是她却没放在心上,坚持认为是医院的化验误差。过了几天,她的好朋友带她去医院又化验了一次血,结果和以前一样,还是那么的异常,她的好朋友坚持要她去市级医院查,医生也是如此建议她。她真的没有勇气了,有一种浑身瘫软的感觉。最终她去了市级医院,复查了血,做了骨穿,开始等待结果。

  一周的时间太漫长了,原本要去拿结果的她却接到姑姑的电话说替她去拿结果,她一怔,姑姑怎么会知道,她没告诉别人啊,只有爸爸妈妈知道啊,怎么会这样呢?结果当天晚上姑姑回来了,过来看她,问她感觉身体怎样,她虽然感觉有点异样,但是没放在心里。姑姑说没事儿,她就放心了,心情也放开了,可是没过两天姑姑和爸爸坚持带她去北京再检查一次,她感觉没必要,看家人那么坚持,她就答应了。

  踏上进京的路,她的心开始有点忐忑不安,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到了北京人民医院,直接去的血液科,看着那些患者,她的心痛痛的,尤其她看见一个五岁大的小男孩再爸爸妈妈的鼓励下做骨穿的时候,她哽咽了。姑姑扶着她说:没事的。专家要了她以前的化验单,当姑姑拿出保定的骨穿结果时,她再次怔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道该干什么了,姑姑一直在身旁守着她,她知道自己不能哭,不能哭,因为外面有她的父母,她不能让爸爸妈妈担心的。

  医生看了保定的结果,又综合血的化验单,只说了一句话:诊断差不多就是这样了,先吃药吧。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再医生的建议下,她又做了骨穿,化验了染色体,基因。做完骨穿后她看到母亲眼眶红红的,姑姑说话的声音也哽咽了,她却说:不疼,真的不疼。又开始了漫长的等待,回家的路上,一家人始终保持沉默。

  她没有去上班,在家养着做骨穿的那条腿,除了身体上的伤痛,还要忍受精神上的折磨,为什么会这样呢?老天为什么这么不公平,为什么厄运会降临到自己的身上呢?她强忍着心疼,就像平时一样过生活。

  偏偏在这时,他要回来了,她的心被狠狠刺痛了,真希望北京的结果时好的。

  命运就是这样喜欢捉弄人,北京的结果出来了,确诊了,是慢粒。她的大脑停止了思考,看着那些同病相怜的人,她的心一阵揪痛。可是看到爸爸妈妈,她的心更痛了,她们的心更痛啊,强忍着泪水回家了。

  她没让关心她的人失望,她真正做到了坚强,回到单位,她忍受着不知者的询问,突然的排班让她也接受不了,经受了太多的心里斗争。

  有了助产证,却不能学接生了,怕累着她,签合同也没有了她,爱情也离她而去。要做多久的思想斗争才能接受,要经历多少痛苦才能接受啊,命运,她怎么抵抗,虽然可以改变,她却控制不了,除了接受,她还能怎样,坚强又能怎样。

  命运,谁能抵抗?


  • 相关文章





Copyright ©彩云文章网 XML地图 粤ICP备14100167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