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里、有你的精彩~

散落一地的书

时间: 2019-12-20 分类: 散文


  是的,你一定忘记这个场景了。怎么会记得住呢?一个普通的我和你的最后一别。

  那是在复习班,高考落榜的巨大哀痛让我的心如死水般平静,对任何事,对任何人再提不起半点兴趣。我无意于再认识新的朋友,无意于再观察窗外的梧桐叶由绿而黄,黄而泛落。秋风朔朔,席卷而来的是人生的悲凉,心态的沧桑。呼啸而去的是生活的色彩,梦想和希望。黑白色的日子过得真的很快,上学放学,上课下课。自己如机器般演算着一道道已经熟稔的不能再熟的习题,如机器般哇哇诵读着一篇篇精美到腐朽的诗文。的确,再没有任何的新鲜感,再没有任何的挑战。少年的灵性被无情的现实压榨的几剩于无。一副躯壳替代灵魂在地狱中煎熬。

  转眼间半年已经过去,麻木的生活快地连我都有些惊叹。而在这时,你出现了。不错,你早就和我在一个班级,共同生活学习了半年啊。但是,在我的记忆里,对不起,那半年没有留下任何的影像,包括你。一切源于期末的那次调座位,你我二人隔排而坐。忘了是谁托我传给你的纸条,忘了是谁告诉了我你的名字,忘了是谁指给我这个名字的主人。我是想说我的记忆力并不差,甚至很强,我至今都可以说的出幼儿园的那几个同桌。而让这一切背景虚化,所有环境消失的是你的那一抹微笑。过去多年我仍然记忆犹新。那一刻,时间和空间似乎顿停了几秒,而在那几秒钟之后,世界发生了奇妙的变化:黑白变为了彩色,死水变成了活泉。

  之后的事便有些俗套了,总之是认识你了,总之是成了朋友,总之生活从此开始有了期待。

  我几乎跟所有认识的女孩都说过类似的话,女孩是天使。你可知道,这天使原本指的就是你。你实在是让我惊讶了,女孩到了你这年龄,为何还是如此的纯净。我见过太多的姑娘把泼辣当时尚,把骂娘当修养。女孩么,经历俗世这么一遭,混到19,20的年纪,难免心眼小,难免怨愤多,难免没有凄惨惨的眼神,难免没有恶狠狠的诅咒。我也一度愿意相信她们的遭遇使得她们所有的表现都是可以理解的,都是值得同情的。我甚至都可以接受如女巫般的邪恶,因为我曾好意的猜想她们可能也是折了翼的天使,需要人间的爱与包容。而就在我视这些为正常的时候,你的出现让我不知所措了。明净如珠的眸子,优雅大方的微笑,这是怎样干净的心灵才能滋养出如此纯粹的美丽呀!

  有次回家的路上,你突然问我,你们当地姑娘是不是特别厉害呀!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因为我觉得这其中的厉害未必会是褒义。而我又不便自动的去联系它的贬义。我于是弱弱的问道:你说的厉害是指什么呀?今天中午我在食堂见两个女孩吵架吵的特别凶,最后都打起来了,我都不知道女孩怎么还能打架?

  我明白了,原来还是如我想的那样,我多么想说,你看的这才哪到哪啊,比这厉害的场景多了去了。可是我又犹豫了,面对单纯善良的你,我又如何能给你展示一幕幕你想象不到的丑陋呢?

  是嘛,这么厉害呀,我从没见过呀。其实有句话,叫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两个姑娘打架,肯定两人都一样。我接触的姑娘吧,都是跟你差不多的,别说打了,就是红着脸吵都没见过。我拢共也不认识几个女的,要问我我们这的姑娘厉不厉害,我也说不好,反正我认识的几个肯定不厉害。也有可能我们这就那两个会打架被你遇到了。

  谎话说得我都脸红了,不过天黑,你应该也没看出来。

  最后一个月的时候,有次回家,你说你心情很差,好多题目不会做,马上就高考了。其实何止是你呢,中国的千万考生谁又不是呢?包括我,也对那场貌似决定命运的考试充满了疑惑。可是我确实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我很难像别的人那样告诉你不要担心,你一定行,高考没问题的。我觉得那种哄傻瓜似的盲目乐观鼓励于你没有任何意义,而说出来也更显无聊。可我也不能一味的讲你的客观现实,很简单的题都不会做,心情差的根源是实力差。高考就听天由命吧。这么讲无疑又是在加重你的精神负荷。我多么希望我能有足够的时间,让你看到前路的光明,让你感受现实的处境,帮你找到那条通往理想的告诉,切切实实的告诉你这路该怎么走。只是我们回家的路相对于我想对你说的话实在是太短了。既然说不清,索性就不说吧。

  回去给家里打个电话吧,听听爸妈的声音,估计会好点,泡个脚,早点休息。

  认识你之后的这半年,是我生命中过得最快的半年,倏忽而逝,我都没来及了解你爱看的电影,你喜欢的明星。我都没来及询问你的生日,记下你的电话,加下你的QQ。是啊,那半年过得太匆忙了,我们聊得永远都是化学反应,物理方程,数学公式,还有那些千奇百怪的遗传病和一个个悲催的遗传族谱图,一个家庭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白血病和色盲。

  高考的前几天放假,我家近,早在之前就把该搬的东西搬走了。那次,你弯腰抱着高高的书,用下巴顶着把书往租住的房子里搬。我说我帮你吧,你摇了摇头,同样是一抹微笑。我竟也没有坚持,是你的笑让人没有拒绝的理由。就那么和你并肩走着,什么都没聊,就那么走着。下楼梯时你的书终于还是掉了,对不起,我心里竟还有这样暗暗的祷愿。你一撅嘴,像是在生那些书的气,已经这么小心翼翼了,为什么还是要撒一地。然后无奈的开始捡书,当然,我早已经先你开始了,书一本本的被收拾起来。最后一本的时候,我们手握在了一起。然后你迅速的松开了。并非是没有碰过异性的手,然而当我们手指相握的那一瞬,仿若有一股电流通遍全身,冰凉清新,一如你的人给我的感觉。

  还是分别了,再没见到。之后的高考,估分,报志愿,像流水般汩汩而逝,每一个环节都牵人心肺,当这一切一切尘埃落定之后。我忽然想起,最后一别太匆匆,竟忘了最重要的事。

  有次网上你问我,有没有对象,我说没有,一直在等哪个暗恋我的小姑娘表白呢。你说这事还得男的主动。我回答说,我被动习惯了。要是没遇见你,或许哪个都行,可是那年遇见了你,所有的正常便也不正常了。我再也没办法接受一个姑娘口出脏语,哪怕是无意为之,我再也没办法接受一个姑娘恶狠狠的诅咒,无论她诅咒的对象我讨厌还是喜欢,我再也没办法接受一个姑娘哀怨连天,无论她的遭遇使她多么的委屈我哪里是喜欢被动啊,只是一直没遇见如你般让我主动的人而已。


  • 相关文章





Copyright ©彩云文章网 XML地图 粤ICP备14100167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