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里、有你的精彩~

我已无心,如何再恨?

时间: 2020-02-24 分类: 文章


那年,她一袭红衣嫁入宫围,此后无人欲问津。

  数年后,叛军大举进攻西北,国家危在旦夕。为君者昭告天下:帝王率兵,亲征西北抗敌!

最后一夜,他邀她于日落亭彻夜长谈,这次她没有回绝。

  她独自一人前往,眼中毫无情意。她欲行礼,他阻止:“不必了。朕今生,对不住你。”她低头,笑而不语,只是红了眼。

  一夜沉默,佳人在侧,却不知说何。

  子时,天欲亮。她站起,孤寂的离开。

  “朕一定会得胜归来,到时,朕再把一切补偿给你!你便在宫中好好等消息吧!“

  她叹了一口,头也不回地离去。

  “补偿吗?你给我造成的一切你补偿的完吗?纳我入宫,灭我九族,还让我如何与你朝夕相对?”

  第二日他整军待发策马离去,她跪于城门无一丝情。他回头,始终见不到她的四目相对。无论从前,或是如今。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跪于佛前孤守青灯,无依无靠,只能将心交于天神。直到收到了一张沾满血的亲笔密函:“你冷了朕多年,朕也冷了你多年。有些事,你不能怪朕,朕实在也是不得已。朕还记得初见你的样子,清新透骨,一笑倾城。”

  “皇上,你还记得,臣妾却不敢记得了。‘以色事他人,能有几时好?’呵,我终究是没福气的。”她心已死,如何再复原?

  叛军大胜,御军覆没,竟无一人幸免。皇城,已沦落于他人之手。

  冷眼瞧着龙椅上的贼人,又被封为新朝贵妃的她心已碎,“难道,此生就逃不出这紫禁城?”

  当夜,钟粹宫中火光弥漫。她一袭红衣,妩媚的面孔透出苍凉的心。桌上烛台翻倒,她竟有说不出的喜悦。

  恍惚间记起灭族之后他问她的话:“辛雅,你恨朕吗?”

  现在的她补缺了当年的答案:“恨?呵,我已无心,如何再恨?”

  太清池旁,黄衣少年深邃的眼眸龄她心慌。腰间的金丝玉带闪耀着她的眼,也闪碎了她的心。

  子晋三十二年,贵妃安氏逝于钟粹宫中,享年二十七岁。







Copyright ©彩云文章网 XML地图 粤ICP备14100167号-10